第1352章 命师(1 / 2)

老者看向长孙焘,那宛如能海纳百川的双目,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。

仿佛,在看一件稀世珍宝。

分明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,但带着欣赏与贪婪的意味,叫人浑身不自在。

他一甩衣袖,负手立于长孙焘面前,好似随时都会乘云飞升:“太叔殿下,纵使老夫的徒儿有什么错,那也是命师一门的事,太叔殿下何必咄咄逼人。”

没错,来人正是命师。

司马玄陌与帝释天的师父,本该驾鹤西去的人。

他不但没有死,反而练就了一身极为可怕的本领。

长孙焘笑了:“纵使你命师一门有规矩,令徒也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,本王又岂能视若无睹?”

命师捋了捋银白胡须:“这算是谈不拢么?”

长孙焘道:“本王从未想过与你谈。”

命师大笑几声,他双目扫向长孙焘,眼神却与他的面容一般柔和:“年轻人就是气性大,未免轻看老夫,既然如此,那老夫便叫你好好看看,什么叫岁月的沉淀。”

话音落下,没有任何预兆,命师便这样凭空消失。

不过瞬息之间,他人已悄无声息地站在长孙焘身后,手指结成一个古怪的法印,长孙焘便动弹不得。

“年轻人实在狂妄,那老夫只好废去你引以为傲的的资本,让你变成一个废人,兴许你就会老实了。”

他的右手轻轻扬起,速度缓慢,动作轻缓,那手掌便幻化出千重万影,轻轻拍向长孙焘的头顶。

“哼!”长孙焘冷哼一声,无法动弹的他,身体霎时蕴力。

他就像一颗即将爆炸的火球,在内劲溢满之时,“轰”的炸开。

气浪弹开命师的手掌,也震断控制他身体的冰蚕丝线。

不等命师有所反应,他如猎豹掠开,紧接着便是一个就地翻滚,再站起身时,手中那柄利剑,也因此扎入命师的胸膛。

命师不避不躲,更没有露出丝毫痛苦的神色。

他笑了,灵肌玉骨的外表下,是深不见底的阴暗。

正到极致,也邪到极致。

“身手不错,但是很可惜,你杀不了我。”

话音落下,命师露出一抹邪佞的笑意,于是那本该刺伤他身体的剑,像是被什么缠绕、吸住,用力往他身体内扯拉。

长孙焘察觉异样,立时抽回手中的剑。

“滋……”

像是有什么极为锋利的东西,正在剐蹭剑身。

长孙焘见此,眼眸骤然凝聚。

只见命师的胸膛没有骨肉与肌理,一层薄薄的皮下,竟是密密麻麻纠结缠绕的银丝。

适才,便正是这些东西抓住了他的剑。

剑被抽离出来,那丝线便如水草一般浮动,宛如被风卷起的漩涡。

然而只是离开身体尺许长短,便又缩了回去。

尽管见识过帝释天的古怪,长孙焘也不由得微微吃惊:“你所谓的岁月沉淀,便是抛弃为人的身体,变成这不容于世的怪物?”

命师笑了,笑容已经和蔼:“我怎么就不是人了?没有见识,就别妄加论断,这显得你很无知。”

长孙焘并未生气,只是将剑握得更紧:“本王对超出天理伦常以外的东西确实不太了解。”

命师又捋胡须:“贫嘴。”

话音落下,他整个人如一块飘逸的绫罗来到长孙焘身边。

长孙焘挥剑斩下,却像是真的砍在一块布上,不但没有将布砍伤,千钧之力也被卸去。

他迅速后退,与命师拉开距离。

可就在他转换招式,再度发起攻击时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